心理諮商紀錄#1 妳承受的壓力來自哪裡? 人生首次心理諮商心得分享

by reci
0 comment
新竹心理諮商

其實我也不是心理系的,所以只能說這是我個人的心理諮商紀錄,也許算是一種分享,但絕不是心理諮師的建議或是教導,每一位的心理狀況不同,建議抱持著看故事的心態來閱讀。

也請正在閱讀這篇的妳,以及未來參與我接下來每一次的心理諮上紀錄分享的妳,若有需求,請找專屬自己的心理諮商師,若有問題想與我討論,我非常樂意,但是再次強調我不是心理諮商師喔。

新竹心理諮商精神科
圖片來源:mentatdgt

蕾c心理諮商心得分享 #1

2020年7月10日,這是我蕾c人生中的第一次心理諮商,在新竹,我被安排的心理諮商師是是一位女士,大約40-50歲。

之前有問過兩位做過心理諮商的朋友,朋友A是找外面診所的諮商師,表示會帶領你一步一步向前走,能夠漸漸讓自己獨立思考自身面臨的問題,也就是會有更多的勇氣。

朋友B說,她是在學校資源中遇到心理諮商師,總共諮詢過兩位,兩位都是想要協助她,基本上都是帶領她去挖掘內心,

找出自己內心真正害怕的事情,或是不敢面對的陰影,最後去面對它、挑戰它、解決問題。

新竹心理諮商精神科

於是,我帶著筆記本,我提早十分鐘到了診所,醫生晚了一分鐘下來帶我,妳知道的,這是按照小時去收費,每一分鐘、每一秒,都是在扣錢 (笑) 。走到諮商室將包包放下,坐到各自的位子,又花了一分鐘。

我坐在大約兩人座的沙發上,諮商師則是坐在對面的單人椅上,挺直了背,嗯,這跟我在電影看到的差不多,整體感覺很溫馨,不確定燈光是黃或白,但整體讓人很放鬆。

也有可能是因為我知道心理諮商「可能」會經歷的過程有哪些,所以完全沒有感覺到緊張,或是防備心,幾乎就是諮商師問我什麼問題,我想到的就全部告訴她。

新竹心理諮商精神科
圖片來源:Andrea Piacquadio

第一個問題

於是,諮商師開始問了我第一個問題:

「妳覺得我可以怎麼樣幫助妳?或是說,妳希望從諮商的過程中得到什麼幫助?」

我告訴諮商師:「我知道所謂的諮商大概是在做什麼,身邊也有朋友跟我說過大概過程,我來諮商,是我自己希望有一個人可以接受我所有的思想,因為畢竟面對身旁的人,還是會有所保留,沒辦法說出真正自己的所有想法,怕身旁的人感受到負能量。

所以我知道諮商師的責任,大概就是協助人面對自己內心深處的思想,或是不敢去碰觸的陰影,之後一起去面對、解決吧。」

諮商師說對,我只需要將我的想法盡情說出來,她會聆聽、她會協助彙整。不過我看她沒有拿任何的筆記,也許是有錄音,我不清楚。

所以我很好奇,她常常需要面對不同的諮商對象,要怎麼記得上次提到了什麼,又是什麼時候有開始新的突破呢?

新竹心理諮商精神科

接著,就是直接切入正題,諮商師問我,

「妳覺得妳所承受的壓力來自哪裡?」

雖然我之前一直沒有很公開說,不過有些許身旁的朋友知道我副業是什麼,我從就讀研究所的時候就開始從事這一行。

很多人都不相信,這工作有什麼好帶來壓力的,就和一般的職業一樣,要低頭道歉、認錯,不管自己究竟是對與錯。

然後,再盡自己所能帶來歡樂、愉悅的氣氛。

新竹心理諮商精神科
圖片來源:Andrea Piacquadio

諮商師問我:「這樣會讓妳感到沒有自尊嗎?」

我舉了幾個例子,像是受到人身攻擊卻沒人出面,或是不受到欣賞和肯定,

常常下了班,就會自卑地躲在家裡角落哭,接著再以光鮮亮麗的姿態面對大家,

說自己感受到委屈,只不過會被說「草莓族、現在的年輕人都這樣」罷了。

妳要我不去在意嗎? 我總是回答怎麼可能。

新竹心理諮商精神科

諮商師的觀點

不過,諮商師提出了一個我沒想過的觀點,就是對方也許是想得到更多平常沒得到、確認為自己應該得到的尊重,所以以欺負我為樂,透過我的道歉讓他感受到擁有更高的地位。

但諮商師是說,對方藉由我講過的話來懲罰她自己,再把這個被罵的受傷心靈情緒來罵我,讓他得到更多的滿足,但我還是不太懂,為什麼對方會有這樣子的心態,先是讓自己感到受傷,再讓我也一起感受她的傷痛呢?

新竹心理諮商精神科
圖片來源:Craig Adderley

其實我在和諮商師溝通的期間裡,大概不超過5分鐘,我就讓自己完全相信她了。

我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快就信任她,幾乎沒什麼防備心,也許是因為我明白諮商師的工作就是如此,如果我還需要試探對方是不是真的關心我,是沒有必要的事情。

我想有些人認為需要諮商師,也認為諮商師應該要認真體諒是應該的,畢竟繳了錢,但諮商師也是一份工作,

她關心我,我很明白,也許有一天我不再是她的客戶後,我們也根本沒什麼可能當朋友,至少我是抱持著這個想法的。

我相信選擇直接相信諮商師、不去質疑她是否對我有幫助,才是善用金錢來做心理諮商的好方法

所以我不由自主地說了很多、很多關於兼職的事情。

新竹心理諮商精神科

諮商師又問到:「既然妳經常覺得傷心,那妳是怎麼在這個圈子待這麼久的?」

我回答,我從小就想成為有能力療癒別人的角色,因為曾經有人說,跟我講講話就會感到療癒,或是看到我的笑容後,就會覺得一整天的疲憊感都沒了。 (我沒有在自己講啦)

諮商師竟然說,她也認為我很適合。她說,因為我外表看起來沒有攻擊性,即是我已經請霧眉師幫我用上兇狠的眉毛,也沒有用,而且說我眼睛大看起來「像是有什麼話想說」。

我也笑了,好幾份工作的主管或是老闆,也都是這麼說我,但這點實在是缺點多於優點啊。例如會認為我體力不好無法勝任工作,或是講話太輕柔沒辦法談事情,更別談與業務有關的工作了。

諮商師說,那麼「療癒」這點,倒是跟她在做的事情很像,我也笑了。

慵懶蕾c

最後時間快到了,一場心理諮商大概是50分鐘,諮商師善用後面幾分鐘的時間,為我做個總結,

諮商師說其實我不是只有道歉這個方法來處理事情,還有更多方法,但時間快到了,就下次再跟我說吧。

當然摟,要尊重專業,我很明白時間到了就不要再盧,不要再過度要求說還要再續約一小時、兩小時。

新竹心理諮商精神科
圖片來源:Tirachard Kumtanom

最後我偷偷問了諮商師一個問題,我問她有沒有接過像我一樣背景的案例,她說沒有,我也滿訝異的,其他人的心臟這麼強啊。

最後諮商師也不會送我下樓,就是說掰掰後,我自己獨自下樓,一走出諮商室,要經過長長的走廊才會到往下走的樓梯,總會覺得剛剛是不是說錯什麼,又或者是什麼沒說到,覺得好可惜。

不過我已經有約下週了,我說服自己放輕鬆,來就是做心理諮商,不要再給自己要求。妳內心受傷了,好好照顧。

新竹心理諮商精神科
圖片來源:freestocks.org

總而言之,人生第一次的心理諮商,我對於結果還滿滿意的,甚至有一點超乎預期。超乎預期是最好的讚美,比「非常好」還要好。

也許是因為比我想像中的對談更有趣一點,但又不是真的很好玩have fun的那種,而且我說了比平常還要更多、更多的話,

雖然我同時也會在想,我是不是要讓她說些話,擔心來擔心去。不過我的諮商師對於話題、時間、進度的掌握度拿捏得很好,從來不會同時剛好跟我講話,我覺得很厲害耶,好啦,就是專業。

我已經開始期待下次的心理諮商,雖然真的好貴,人都常常說了,賺了錢但是拿錢看醫生,對嗎? 應該嗎?

但我今天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好,希望接下來一切順利。

慵懶蕾c

0 comment
17

You may also like

Leave a Comment